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fun88手机版-fun88客户端下载 老席

过了今晚…… 九月 29th, 2009

昨晚做了一整夜梦都在赶工作,同事不停在催,老板也不耐烦。。。好累,啊啊啊。。。好在一切都将在今夜过后,风平浪静,再忙都好,等假期归来再说吧,哈。

恩,我要大扫除!我要睡懒觉!我要……啊,我是个多么没有理想的孩子啊。

大鹏,FM2.

直到现在我都认为那天的海,那天的日落会美到爆炸。也直到现在我都在懊恼他们为了吃饭而督促我早早离开。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看中岛英树 九月 28th, 2009

计划中十月长假看来又要搁置了。

最近姐很累。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人格崩裂 九月 27th, 2009

2009.09.22  就在前一天还在电话里跟老妈夸口自己多么的珍惜节约,手机用了快三年从来没坏过,第二天,就在我最忙的一天,它竟然突然全盘崩溃,打不出电话,发不了短信,甚至连电话薄都进入不了…随后,鼠标失灵…去到办公室后打开电脑,C盘因承受过重而崩溃…随手拿起座机打电话给IT,发现座机串线无法使用…此时,老板抱来一本约200页正反面的讲义,说是突然想要在他明天的培训中给到学员每人一本复印件…二楼复印机坏了,等待维修,跑去一楼,捣鼓了一个小时发现仍无法批量复印,决定放弃…没完没了的嗓子都哑掉了,终于在下午下班前完成了这天的课程,老板又找来说将讲义200页缩为35页,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复印…眼看已经下班,情急之中将其所有扫描,决定改用打印。不到5册之后二楼打印机没墨,三楼打印机顺序与二楼刚好相反,捣鼓了又一小时后终于正常运行,可没打几张又说没墨…此时已是晚上9点,办公室寥寥几人,突然想要丢掉所有东西大哭一场,忍了忍又跑去一楼做了最后的尝试,好在一楼部门人没有全部走掉,借来电脑…于是…十点…于是…ok…那一瞬间,我解脱了。

Sundy说“你就要人格崩裂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SUBARU蓝玫瑰之夜 九月 24th, 2009

FM2 出片有点儿差强人意,Maby是我人品问题。

老姐张罗的蓝玫瑰之夜,我去混吃混喝帮点小忙,结果开场前的混乱导致老姐狂躁不已,眼看帮不上忙还要添乱,就趁蓝玫瑰还未夜就早早的溜走,却也巧遇了这场波托菲诺布朗士之夜.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又见周末 九月 23rd, 2009

当工作有了双休的时候,当生活趋于规律的时候,愈发的觉得以周为时间单位,每周都过得好快,每月都过得好快,每年也都过得好快了。于是,日子就这样匆匆忙忙,忙忙匆匆的飞速划过。

两天,去了两次美术馆,同样还是美术馆,设计展,不同的是不再以学习为目的,而是旁观者走马观花的略过,拍拍照,娱乐一下,大脑不用再迫切的去记些什么,所以心情也就变得放松自然。

两天,同一班朋友,相互无聊的走着,逛着,偶尔有气无力的说笑着。

不过,真好。

因为终于有了这么一些人,随时都可以无聊在一起。

 G1+45 konica dnp100 某个周末 去河源途中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我想拍下一卷云 九月 9th, 2009

9月7号,暑假应该结束了吧。

记得小学某一年的开学典礼,我们照旧穿着整齐的校服,系着鲜艳的红领巾,搬着小板凳来到那个光秃秃且并不平整的操场。印象中那天应该是晴空万里,风和日丽,刚刚步入秋天,地面上多多少少有些飘散的落叶,阳光温和有力得照在每一张粉嫩的小脸蛋儿上。。。

开学典礼的程序是百年不变的校风,先是主持人(一般为学生会主席)宣布典礼开始,升国旗,全体起立,少先队员敬礼,非少先队员行注目礼,唱国歌,主持人宣布坐下,教导主任喋喋不休,之后,校长大人喋喋不休,再之后,宣布“某某某、某某、某某某等同学经审批荣誉加入少先队员的行列。”然后这些幸运的同学步上升旗台,老一辈的少先队员为新一辈的少先队员系上红领巾,并相互敬礼。我这人吧,虽然总是不思进取,并不苛求肩膀上带上那趾高气昂的一、二、三道杠,但对于红领巾这玩意儿,经过那么多年的思想教育还是觉得挺重要的。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表面假装不在乎,其实内心都在暗暗祈祷主持人读到我的名字,并紧张不已。可是小学五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走上过那个升旗台…这件事对我的小学生涯多多少少造成某些程度上的心里阴影。直到初一,老师给没入队的同学每人发条红领巾时,我才知道原来红领巾是这么的廉价,并且捂出了一个道理——名份这东西吧,总是会有的,也就是早晚的事儿罢了。当我想通了这个,后来他们谁谁再在初中争做团员,我也就没在CARE了。事实也果然不出我所料,到了高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团员了。

又跑题了。。

还回去到那个风和日丽的操场上去。其实当项目进行到教导主任讲话不到十分钟时,台下的那些小脑袋早已飞得远远的,有人迫不及待的与阔别了整个夏天的小朋友们分享自己的暑假趣事,有人趁大家都在,抓紧时间相约典礼结束后去哪里抄未完成的假期作业,也有人发呆、抠手……突然有个声音“看天上。”于是,我们纷纷仰起小脸……不知真的是儿时天真的想象,还是那天的云真就那么美丽。蓝蓝的天上南北两面各有两块巨大的像城门一样的白云,又有一块块的小云从南边儿那扇“门”飘向北边儿那扇,然后消失不见,而那一块块的小云有的像极乌龟,有的像极神龙,有的像仙女,也有的像怪物。。。我们乐此不彼的看着,每从南门飞出一块,都能引起一片小声的惊呼(怕被老师发现)“乌龟!”“仙女,仙女来了”……后来有位小朋友告诉我们,那是天宫里王母娘娘开大会,各路神仙赴宴去了,是地球人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这个说法直到现在我都深信不已,因为我也再没见过天空出现那么神似的云和那么热闹的盛会……

讲起小学的事情,还有两件给我印象挺深的。一是有天我的橡皮掉地上了,当我弯腰去捡的时候,同桌那个很坏的男生按着我的头不让我起,我再怎么努力也挣脱不掉,最后我猛的往上一仰,他的手突然松开,我的门牙撞在了桌边,掉了。那个男生的名字至今我都记得,当时班上还有人说他很帅,真是难以理喻。蒋庆节,我恨你!第二件事儿是在冬天,下了很大的雪,天很黑,我穿着笨重的棉衣从操场往教室的那排小平房跑去,就在这时,上课铃无情的响了,当我跑到门口,老师说“迟到的人站外面,不许进来!”于是我就可怜巴巴的呆在教室外,无聊至极用脚把地上的雪搓成一堆,使劲儿的往上吐吐沫,再用脚搓,好使他们尽快的变成冰,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一会儿我就做好了一小片区的冰,可以让我的脚从中间尖尖的地方往两边滑,享受到那顺滑的一瞬间,好玩儿极了,可这时老师又说“进来吧!”……就是这样,从小到大,老师都是我的死对头。唉……恩,还有就是抓屁的事儿我好像写过了,在此省略一千字。

我是跑题大王,哈。

每年的这几个月,深圳的天空都很美丽。

恩,我想拍下2009的一卷云。

 某个吃完早餐的清晨:

汕头的午后天空:

8月一共爬了两次塘朗山: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鸭子和狼狗 九月 2nd, 2009

【赶鸭子上架】

自从调整战略,重点突击以后,去学习的次数明显多了那么一点儿。学习的次数多了不代表学习就好了。因为不善于沟通的性格而造成每次都尴尬于加入,加入进去又不知如何沟通别人,想起来从哪开始沟通了却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自己,终于想好怎么表达的时候别人已进入到下一个话题。。。所以,每次我都要经历一个从想要去说 到只听就好 再到目光呆滞、大脑放空的一个过程。这不,鬼佬实习生来了,我赶鸭子上架的时候也就来了。。。

深呼吸………Try Try Try……………一身一脑门子的汗啊……

< English corner >

 < After class,Bus 325 & 326 >

【狼狗的衍生过程】

上上周组织一批员工参加了一场关于沟通技巧的培训,主要针对对象一部分是刚毕业的生力军,一部分是工作有了一定年限并有待发展的工程师。同时,这也是我本人第二次听这位老师讲这个课程,第一次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那次我是名参与者。虽说是同一课程同一讲师第二遍,但我依然听的津津有味,乐此不彼。觉得他说每句话都精辟极了,每个观点都一针见血,准确到位,说到妙处简直想起立为他鼓掌叫好。瞬间对他无比瞻仰,差点儿造成个人崇拜。课后我与少数工程师沟通,他们与我不谋而合的对老师大力认可,万分感激我分享这个课程给他们。沾沾自喜后,又与部分生力军沟通“怎么样?”“很好啊。”“受用吗?”“应该吧。。但是。。老师的一些观点是否过于油腻了点儿?”得到的答案竟是略带犹豫和疑惑。给我的第一内心独白是“他们不懂,这就是现实,社会就是这样。稚嫩的孩子们啊。”回家的路上,再次想起生力军那略带疑惑的回答,心“噗通”剧烈的沉淀了一下,像是受到狠狠的当头一棒。

之后的几天,我则一直处于自我分析、自我反省、自我崩溃并自我开脱的状态。

一直以来,我都告诉我的朋友,同时也告诉自己,我不曾改变,就算改变也是顺应着成长而必要的成熟起来,无论如何,我始终为我,内心的那份倔强将一直支撑着灵魂深处不可动摇的自我。然而,那一瞬间,我懵然发现时隔一年,虽是顺应成长而必要的改变,可也确切的看到那棵不可动摇的树正被风吹着在略微的遥逸。这样的摇摆是可怕的,因为我不敢确定如果风一直吹下去,树是否会随之顺应改变成长的方向。更可怕的是时间值仅为一年!一年!如此短暂一年啊。

这是一个从狼到狗的衍变过程。确信且侥幸的是,性格使然,哈巴狗此生难为,偏离了狼的轨迹,充其量也就是只狼狗罢了。

“2008-08-20 21:10 按公司安排去听了据说是很牛X的人讲的一节价值两万块的很牛X的课。我只能说确实很牛X,确实够贫,确实够忽悠。可若有大智若愚的头脑细细的针对那些言论稍加分析,便也很容易发现很多论点属于自我攻击,不攻自破。可我却不能说这样的课程对这个社会是无用的。中国人是激进的一群人,或者说,中国人是极易被煽动和忽悠的一群傻帽儿。既是傻帽儿当然需要一些不是傻帽儿的人来教他们怎样脱离傻帽儿的队伍。所以,就有了周瑜打黄盖。同时我也在想,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社会啊。每个人都要花很多很多钱去学习对付别人的手段,可是当大家都学会的时候,究竟是谁能打败谁呢。连伟大的领袖毛主席都教导我们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那也难怪人们会花重金去学习了。我不激进,我不上进,我注定惨败,我注定脑残。虽然这样,我也希望自己的事业有略微的,稍许的,一点点的起色。就算没有,我也不希望广大的中国人民对我排斥,我要努力合群儿,真诚的与他们拉帮结派,与他们进行正常的沟通,所以老师的话我会紧记在心:让自己变的极其聪明!极其复杂!最后功力散尽,才能归于纯真!恩。。。我会悟出来点啥地。。。。。。请组织上给予我信任。。。”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复活之高调更新 九月 1st, 2009

这里的空气很新鲜

这里的小吃很特别

这里的latte不像水

这里的夜景很有感觉

 ……

一月前。汕头。偏僻而不知名的农场度假村。出差两天,不停歇的忙碌于工作,并无暇光顾周边景色。只记得每隔一小时窗外就会下上那么五分钟左右的大雨,也因此,空气被过滤的格外甜美清新。

临回深圳的那天清晨,早早醒来,拉开一线窗帘,透进夏日清晨略微刺眼的阳光,隔着玻璃仿佛已经闻到那丝宁静。

看了看表,离出发还有一小时,终于不忍怠慢我心爱的相机,决定出门走走。

没有乘搭电梯,推开楼梯间生硬的铁门,一抬头,便是此景。

那大片的云朵促使我走上天台。遇到这位淡定如它身后浮云一般的专业模特。由远到近,由左边到右边,由前边到后边……无论我怎么拍它都纹丝不动,顶多也只是给我一个冷峻的回眸。

玻璃上的飞蛾,前途一片光明却找不到出口。

PS:搞了半天,原来是图片名称不被认可。。。改了图片名后,怀着鸡动无比的心情,我,终于高调更新。

我,复活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想说更新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八月 19th, 2009

我坚信,这绝对是场严峻的考验和残酷的历练。在博客终于可以正常浏览后,却又因网络问题无论如何都上传不了图片。                                                                                          近乎绝望的老席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向过往车辆敬礼 八月 18th, 2009

22号,周六。我们在深圳湾,西部通道。

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还是迟到了,没有拍到西部的落日,但是落日后的余晖依然美得像漫画中刻意渲染得一般,令人感动到流泪。

要将期待留给胶片,所以这里仅献上无常夜景一张。

回去的路上,路过这条少车通过的隧道。走进去,那是一定滴~嗨起来,那是必须滴!

我们都是TM仔:

隧道中又闷又热,渴极了也累极了,可是依然疯狂的跳。

偶尔有过往车辆经过,立正,敬礼,然后又大声的笑。

我总是感动于这样一个又一个瞬间的凝结,感动于这样一颗又一颗年轻的心跳跃在一起。

所以,如果你想要快乐,又有什么可以抵挡?

拖着疲倦的身躯,未尽的愉悦,一行人来到宜田。部分人随便吃了点儿东西,部分人随便喝了点儿饮料。就这样,简简单单,鉴证了一对新人的结合。所谓平平淡淡才是真,我深深的祝福你们。阿门……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Pages: Prev 1 2 3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