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fun88手机版-fun88客户端下载 老席 » 2010 » 三月

跟帖ELMO—去三水吃山水豆腐 三月 28th, 2010

而我也希望以后还能再来这里 并且还是阴天

……

而我去三水再也不说吃山水豆腐了

而我看见鸭子再也不说是小白兔了

而我铃声再也不唱想哭却让你笑了

……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Last day 三月 23rd, 2010

下午五点三十分,像往常一样。

关上电脑,走下楼去。

结束了我在达能的八百五十七天。

认识你们 真好

我爱你们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由…想到的 三月 17th, 2010

某日。地铁上见到一年轻妇女,一手将还在吃奶的孩子拥入怀中,一手托着透明的一次性塑胶碗从车厢尾部走来,每路过一名乘客都停下将碗伸向乘客面前,等待施舍。遇到这种情况乘客们的反应一般分为两种,要么默默的从包中掏出零钱放入碗中,要么装作视而不见将头转向另一方向。遇到前者妇女将向前一步继续下一个目标,而如果遇到后者,妇女将无声无息的在此人面前跪下,深深低下的头紧紧贴在孩子胸口,只留出一只端着塑胶碗的手高举在乘客面前,站起就走的人为少数,而大多数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得不无耐的拿出钱包里的零钱……

其实这样的场景屡见不鲜,只是基于无聊的情况下我初略得数着拿钱出来的人数,并在心中小小算计了一下,结果是这样的:

以10分钟10人,人均拿出1元为基数 * 60分/小时 * 标准工作时数,8小时/天 * 双休,5天/周 * 4周/月 = 9600元/月,相当于深圳各中大型企业部门经理或高级主管的薪资标准。

面对这个数字,分析妇人的营销思路还是略感佩服的。首先在地铁中乞讨的人为数不多,其次一张最近站的地铁票就可以在地铁中呆上整天,那么一天下来的成本也就2元足以。再则地铁关上了门就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不像是街边路口的行人可以随意流动,而在拥挤的车厢中,在你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如果有人向你乞讨,或是碍于同情,或是碍于众人的眼光与面子问题都难免会拿出钱包,实在不行,人家都跪在你面前,介于中国膝下黄金的老话,怎么着你也得意思一下吧,而如今面值几分几角的钱又实在难得,那么稍微一意思,至少也是一元以上……所以,只要想明白了这点儿问题,再稍微多付出点儿努力,每天加上一个小时的班儿,别说那2元成本了,就算加上一天三餐,怎么着月薪上万也都不成问题。可是反过来想想那些在企业中日夜奋战,劳心劳苦的人们,不但要卖力的工作,努力学习,充实自我,还要懂得人情世故,尔虞我诈,阿谀奉承…月薪过万,快则三年,慢则六、七年,熬到十年才混上的估计也早在那场革命硝烟中被斗得不成个人样了。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个亿的人们,被斗得连狗样都不如了还都依然混不上呢。

那么,什么叫卑微,什么叫高傲?又究竟哪种方式叫生存,哪种方式才叫生活呢?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一切都是新的 三月 13th, 2010

搁置了七十一天的BLOG在换了域名换了空间后终于回来了。

七十一天是个漫长的过程。我需要记录下一篇漫长的流水账吗?

我有记录癖,所以我强迫自己努力回忆……

好吧,事情是这样的:

在即将跨入2010的前一晚,莫名涌起一股感伤,发了篇日志,告别2009。出门。OCT。游戏。有人说了句“时间到了”。慌乱中大家跑了出去,有人在迷茫,有人冲进沸腾的酒吧拍照,有人还在发呆。别处一群欢呼。我说“啊……过了。”解散后,我和马哥意犹未尽,留下喝了两口小酒,换了两个座位。因为我头一天吃了药的原因,感觉身体不适,两人便打车回家等待计划好凌晨5点出发的三水游。上楼前我吐了一次,之后是整夜的辗转难眠,痛不欲生。我保证这绝对是因为那该死的药物作用,而不是酒。夜里马哥熟睡于我耳旁,我则绞尽脑汁的想明早应该如何表达我的痛苦让她同情,以至于同意我的爽约。早上6点左右,马哥接到来自阿鸡狗的第一通Morning call,我披上外套走进洗手间,再次大肆呕吐,出来后对她说“姐,我不去了。”“不行。”“好吧。”于是毅然决然的穿上衣服准备出发。我就是意志力这么不坚决的一个人…别人的一句话总胜过自己思考很多…我恨我自己……一夜的脑汁白搅合了。

于是我开始认为,这绝不是一个讨喜的开年。

之后两天与马哥、冷毛、ZO在阿鸡狗夫妇和父母的热情款待下在三水愉快的渡过。遗憾的是第二天的大雨对我们的拍照活动多少有些影响。

三水回来。一如既往的到家第一件事开电脑,看了眼BLOG,无法访问。

第二天,亦是如此。

第三天,依然……

再之后,就是这漫长的七十一天了。

其实直到现在空间被封的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是我们所租用的服务器被封掉,并且在那段时间国内很多的服务器都被封了。而和我租用同一家服务器的阿鸡狗,Ray和Lama可以轻易的将网站恢复,我却不能的原因是我们的网站程序不同。他们只需备份FTP,而我却还要备份数据库。这些都是我之前不知道的。所以导致我的数据完全丢失,找不回来……

最开始的前十几天,我还抱着侥幸的态度认为或许又像之前的问题一样,等段时间就会自然恢复了。当有一天阿鸡狗告诉我空间商那边电话都打不通了的时候,我开始有些着急。又过了几天,阿鸡狗说空间商很有可能跑路了,我开始频临崩溃。当我把我的崩溃告诉朋友苑的时候,他告诉我,因为他本身拥有十几台服务器,所以很清楚如果空间商是对客户负责的话,应该在空间被封的前几天通知到客户做好备份,因为服务器被封的前十天左右他们也会接到政府部门同样的通知。苑真的是位很棒的朋友,虽然交往不深,但是他完全知道BLOG对我的意义,所以问我要来空间商电话并查出他们的公司地址,在我即将放弃的同时他说“这样吧,最后一个办法,我这两天自己开车过去,拿U盘把你的文件拷回来。”起初想到要这样麻烦朋友真的很不好意思,但是想到或许只有这样才可以救回我这几年来的记忆,也就答应了。两天后,接到苑的回复,那里空了,公司门牌还挂在门口,小区保安说他们已经走了。我绝望了。

陷入完全绝望的两天后,内心的自我安慰和打击系统开始启动。两个小人儿不停的在脑中对白。

A:我就知道跨年那夜就吐真的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B:可是ZO不是说“吐=Two,今年一切好事都Double……”

A:这三年来所经历的事情就是失去、失去再失去,所有我认为重要的东西都在失去。 B:真的没有获得吗?仔细想想,还有很多朋友很爱你,不是吗?

A:我的记忆全没了,没有那些文字,我是一个患有失忆症的人啊。 B:仅仅半年的记忆而已,反正这半年你的生活本就一片空白,多数时间你只是个图片党,不是吗?好在163不还保有多数珍贵的文字吗?

A:我不要重新建站了,再也不要。  B:或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新的开始吧。

……

我疯了,对不对。

几天后,工作的繁忙令两个小人儿渐渐隐退。我开始没心没肺的忘却,搁置。只是不再想听到有人问及关于我BLOG的任何事情,从痛心的回答到懒得回答,懒得回答别人,也懒得回答自己。

……

阴历年过后,好运渐渐到来。原来中国人的年真的要以阴历做分界的。

工作似鸡肋准备主动出击找寻新东家的同时,两位神仙姐姐主动联系到我,并给予极度的信任。

偶然在豆瓣订阅中发现那里保存了之前订阅过的所有文字,当然包括我自己的。

……

感谢苑这段时间来因为我这些屁事儿一直被我打扰也并无不耐烦的意思,帮我注册域名,给我新空间。也感谢唐文几天来一直孜孜不倦的帮我研究网易搬家问题……我发现每次这样的时候我都想要谢谢很多人,也因为这样刘勍大贱说“其实你就是个事儿精!”虽然我恨他这样说我,埋怨他不懂事情对我的重要,但是内心深处我真的真的很惭愧……原也以为我将永远不会原谅那些不负责任的人,明知事情对别人重要性却不愿给予帮助的人,而却也在这内心充满感谢和感动的时刻发现,其实没有什么不可原谅,也什么不可弥补的。我拥有这么这么多的感动,真的,够了。

两棵树

到三水的第一天晚上在河堤上放飞孔明的时候就看到这两棵带有凄美感觉的树,可是因为天黑无法拍照。第二天,大雨,我们再次找到这里,拍下他们。

PS1:更换模板之后,我终于进入1000大图时代了。

PS2:23号就是我在达能的最后一天了。唯一恋恋不舍的就是我这些可爱的同事,不论是你的泪水还是他的无言我都可以感受得到。我爱你们。同时我也想说句不恰时宜的话,我……真的不能再这么吃下去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