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fun88手机版-fun88客户端下载 老席 » 2009 » 八月

想说更新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八月 19th, 2009

我坚信,这绝对是场严峻的考验和残酷的历练。在博客终于可以正常浏览后,却又因网络问题无论如何都上传不了图片。                                                                                          近乎绝望的老席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向过往车辆敬礼 八月 18th, 2009

22号,周六。我们在深圳湾,西部通道。

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还是迟到了,没有拍到西部的落日,但是落日后的余晖依然美得像漫画中刻意渲染得一般,令人感动到流泪。

要将期待留给胶片,所以这里仅献上无常夜景一张。

回去的路上,路过这条少车通过的隧道。走进去,那是一定滴~嗨起来,那是必须滴!

我们都是TM仔:

隧道中又闷又热,渴极了也累极了,可是依然疯狂的跳。

偶尔有过往车辆经过,立正,敬礼,然后又大声的笑。

我总是感动于这样一个又一个瞬间的凝结,感动于这样一颗又一颗年轻的心跳跃在一起。

所以,如果你想要快乐,又有什么可以抵挡?

拖着疲倦的身躯,未尽的愉悦,一行人来到宜田。部分人随便吃了点儿东西,部分人随便喝了点儿饮料。就这样,简简单单,鉴证了一对新人的结合。所谓平平淡淡才是真,我深深的祝福你们。阿门……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局势 八月 17th, 2009

内心的憋闷来源于对现状的逐步认知。由内心独白的憋闷转化为态度表象的不满来源于对现状的认知后又难以进行自我调节,进而演变成为反抗情绪的日趋高涨。

独闷闷的结果导向是一个人终日无精打采,心事重重,士气低落,多数完结于沉默中的灭亡。众闷闷的结果导向是一群人一旦瞅准机会交头接耳,声泪俱下,愤世恨俗,同为天涯沦落人的相互诉说与倾听,多数完结于群起而攻之,开始了沉默中的爆发。

初步的交集必为谈判,敌我两方各持己见,互不退让,永难权衡。不能和谐共处,便武力相对,所谓枪杆子下出政权,刀枪上面论英雄。战争的尴尬在于一边儿美国大兵,皮靴钢顶,一边儿血泪百姓,娘编的草鞋脚上穿,破烂儿的毛巾头上系,气势上先输一等。一边儿巡母导航,一边儿小米加步枪,器械上再显逊色。反败为胜、反弱为强的战役史记诉于历史课本因而不足为奇,细究取其制胜关键,在于背后袭击,偷摸捡抢,阴招儿连连,似有损君子托词,非于光鲜。

思前索后,寸步难行,举棋难定。

终了,归根于零,返于起始。

憋闷。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叵测人心 八月 16th, 2009

工作的压抑已即将触及崩溃边缘。

边缘之处听到一些事情,感到诧异。

诧异之后陷入无尽的反思与伤心。

伤心之时不免带有些许绝望。

绝望尽头只有一声叹息。

唉。。。

人呐,非要活得这么累干嘛?!

简单点儿,不好吗?

看吧,我想说的那些关于美好的主题在心情被影响之后,全没了。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用乌云赶走晴空,为什么要用仇恨代替友爱,为什么要用忧愁交换美好呢?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CLUB VIVA 八月 15th, 2009

昨天刚说过来深圳后很少去CLUB,晚上一行人就杀去COCO PARK附近的CLUB VIVA. 杀去这里是因为吗隔壁负责给这间CLUB做空间,所以开业当天我们可以跟随吗隔壁设计师混到免费酒喝。

“你想约我吗?”

 整晚,诸多流云般的露背美女在场子中穿梭,诸多流云般的鬼佬在场子中的美女中穿梭,诸多流云般的美女和鬼佬相当激情的enioy的搂抱在一起在我们的面前穿梭。相比之下,我们的确是群过于拘谨和保守的小青年儿。一边儿,我们痛恨自己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而造成了这群人当中女的没着落,男的没市场。一边儿,我们也只能苦中作战,自娱自乐。这个游戏我给自己颁了个最佳投入奖!您看,姐我多敬业啊。。。不容易啊。。。  

后帘同步,我们玩儿的不亦乐乎。每拍一张都能引起这群小盆友的惊呼声。借我们闪光灯用的吗隔壁的朋友JOHNSON坐在旁边儿,淡定的看着我们说“没用过闪光灯的人真可怜…”⊙﹏⊙b  

烟花后没多久因为几个鬼佬闹事儿,活动告一段落。恩,看来在这个和谐社会中还存在着很多不稳定因素。以后大家出门还是小心为慎。。。

最懊恼的是老席我酒量是越来越差了,一杯MOJITO,两支零一口啤酒,竟然放倒了我了!!!一路上痛苦至极,到家便不省人事。。我总结了,酒量这玩意儿,绝对得靠练的!

ps,域名被封,每打开或更新一次都需刷新无数。

苦闷,那是必须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一些胡话 八月 14th, 2009

某日,一陌生号码发来信息“席欢姐,我是在广州工作的LP,阿姨给我了你的号码。”……简单几条短信飞来飞去后,我大概了解到,此人是我老妈一友人的孩子,曾经在他九岁我十岁的时候去过我家一次,和我建立过大概一到两天的短暂友谊,目前在广州做公务员。当然,这些都是LP告诉我的,而对于我这个患得严重失忆症的人,丝毫没有印象也算是理所当然。这孩子说话较为坦诚,一番介绍后“直接表明来意吧,阿姨联系我其实是托我给你介绍男朋友的,虽然对这方面我也没经验,但阿姨交代了我就会尽心。所以你有什么要求就直接和我沟通好了。”……我妈办这样的事儿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这次依然令我有点儿小崩溃。一个身在广州,只在九岁与我有过一次交集,可谓对我没有任何了解的人,多年后联系上的第一件事竟是这样……除了无语,还是无语……脾气我是完全没有了,也完全不敢有了,因为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妈妈的内心都是相当脆弱的,只要稍有句话说的重了点儿,那边儿肯定是一天数十几条信息飞来骂我是个兔崽子,又或者是闹失眠,流眼泪的。。。所以,脾气,我改了。只是我的内心那个憋屈啊,你说,再这么下去会不会全世界见过我的人都会认为我是个嫁不出去的女人,而全世界没有见过我的人都会认为我是个嫁不出去的丑八怪。。。虽然经过这么几年老妈的不断灌输,我也就慢慢承认了自己好像确实有那么点儿像是嫁不出去,但我想情况也还不至于那么严重吧。。。Oh my god,save me please!给我条活路吧。。。

LP这孩子除了坦诚以外,还有个优点就是记忆力相当好,所以友好的拒绝他的婚介业务后,听他聊起小时候去我家的些许片段。不过据LP所说,他之所以记忆犹新是因为那次去我家算是他第一次进城,而之后他在小学作文中写过N+1次《驻马店一游》,而那些作文直到现在都完全背得出来。我喜欢听别人讲起那些我失去的记忆,好像整个过往都是令一个人生。LP说那天他去我家拎了约十几斤绿豆;我告诉了他大大泡泡糖可以吹多大;我有一个老师打人很凶;他拿走我一本书,书上介绍梅花鹿身上为什么那么多梅花;那时候电视里正热播梅花烙,我看的很认真;我家的老房子进门就是厨房,左拐是客厅,窗子朝南;我家附近有个公园,人工湖没有水,都是石子,我告诉他,有一个亭子里刻着“席欢到此一游”(我那时候怎么这么不环保啊);最要命的是,我和两位妈妈去澡堂洗澡,这孩子也要跟去,他看到我极不情愿和他一起洗的表情,并且还趴在妈妈耳朵边说了他的坏话,好在澡堂卖票的人把他拦下,说这孩子个头儿有点儿高了,不可以进女澡堂。。。这些都是我完全不记得的,听起来那么新鲜,哈哈。

说起来小时候的事儿了,那时候我是多么心灵手巧啊。印象中我自己缝了一个小包儿,浅蓝色的布做底,上面是一针一线绣上的一个小鸭子和一棵树,可是具体为什么要绣小鸭子和一个树在一起我就不记得了。后来又是妈妈一个同学的小孩儿来我家玩儿,我好像跟那个孩子一拍即合,一下午的时间就变得亲密无间,于是感情用事就将包包含泪赠送给她。可是后来我也再也没见过她。。。以至于目前的我后悔至极,想要追回。那可是我儿时真迹啊,绝对是值得收藏的珍品。

我就是这样,特容易感情用事儿,还特泛滥,用起事儿来还不得了。这毛病直到现在也都没改掉,只是慢慢逼迫自己要学会淡定淡定再淡定,学到最后却发现一切的淡定也仅仅居于表象,以至于现在的我变得无论内心多炙热也都不懂表达,反倒更加苦闷。所以人啊,从小看大这话是没错儿的。本性终究难移啊。

这又让我想起一或两年前,整天没日没夜的加班,想要送人亲手缝制的代表真诚的礼物,于是下班之余连续熬夜,通宵达旦,从购买布料、棉花到剪裁设计,整个人兴奋不已。大半月后,顶着黑眼圈和被针扎得通红的双手将自认为的杰作送给对方,不料却被不以为然的认为这只是一个省钱的途径,顿时心碎无痕。

话又说回“淡定”二字。佳去北京了,发来短信提醒变更号码,我瞬间忘记之前我们之间是否发生过隔阂,忘记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么久都再没说话。于是狂躁的回复她“为什么决定走出来了却不来深圳?!为什么要去北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只给了我两个字:“淡定。”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们之间好像就是因为要学会或是学不会淡定之类的话题争执才疏远的。“恩,好吧。我淡定。”

又快一点。。。马隔壁提醒我看墙上的海报了。恩,我要抓紧收尾睡觉,废话一开匣就收不住。

最近严重感觉下班时间不够用。动不动就到深夜。。。

明天又是新的一周。我一直在努力。昨夜哭醒,对于工作,真的不想再这么下去了。窗外就是蓝天,帮我打开那扇窗,好吗?

前些天在豆瓣上听到邵小毛这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放来共勉,送给我的亲爱的大龄文艺女青年们~

王小姐三十一岁了

朋友们见到了她都要问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打算嫁呀?

可是嫁人这一个问题又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决定的

她问她爸爸 她问她妈妈

他们都说你赶紧的

你看 你看 你看人家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你看 你看 你看看那那那那

大龄文艺女青年该嫁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不是也该找个搞艺术的这样就比较合适呢

可是搞艺术的男青年有一部分只爱他的艺术

还有极少部分搞艺术的男青年搞艺术是为了搞姑娘

搞姑娘又不只搞她一个嫁给他干什么呢

搞姑娘又不只搞她一个奶奶奶奶奶奶的

朋友们介绍了好几个 有车子房子和孩子的

他们说你该找个有钱的 让他赞助你搞创作

可是大款都不喜欢她 他们只想娶会做饭的

不会做饭的女青年只能去当第三者

不会做饭的文艺女青年只能被他们潜规则

奶奶奶奶奶奶的

这一首歌纯属雷同如有虚构纯属巧合

请不要自觉对号入座 然后发动群众封杀我

你看 你看 你看她只会做西红柿炒鸡蛋

你看 你看 还要就着方便面

那是非常好吃的 mia mia mia mia mia mia mia

那是非常的好吃的 mia mia mia mia mia mia mia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调整战略 重点突击 蓄势待发 八月 3rd, 2009

看似快乐的时候,我嫌弃自己废话连篇,过于浮躁。看似悲伤的时候,我嫌弃自己无病呻吟,过于矫情。

有着很多有强烈意愿但并不迫切达成的梦想想要实现,也有更多非自有意愿但却迫切需要的“梦想”等待实现。那么按照科学的时间管理思路来理清,从多次出现在脑中的时间分配图发现,处于左上角最紧急最重要的位置永远被后者独占,而处于右下角不紧急不重要位置的则长期归于前者。偶尔兴致来了,将处于中间界限重要不紧急或是紧急不重要的计划提上日程,直接结果导向就是过去了大脑发癫的那么几天,压力如厚重乌云般爬上心头。

这么听起来,我也挺像那么回事儿的,然而事实却是每天反复不断的听同一首小歌儿,反复不断的放空,为了使自己看起来不像在放空而反复不断、漫无目的的逗留于各无聊网站。

于是。看似有志青年的时候,我嫌弃自己浑浑噩噩,无动于衷,过于大脑呆滞。

所以。今天起。

调整战略,重点突击,蓄势待发。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万晓利 八月 2nd, 2009

他说,欢迎来到深圳。

我们,笑了。

他说,想要喝点儿酒了。

我们,笑着。

他唱得,就要抽过去了。

我们,笑了。笑着。

一样空旷的演出场外。

一样宁静的夜,皎洁的月。

我没有想起。你说,比赛第一,友谊第二。大家笑了。

我没有想起。静站在石头上仰望月空,流泪了。

我没有想起。恒爷拿起的吉他,外面的世界。

我没有想起。那些日子,我们是否真的混在一起。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重生 八月 1st, 2009

 

命运二字有时真的很奇妙,难以恒定。

有那么十秒,我们处于生死之间。

深夜十二点,香港,赶去搭乘返程巴士的街头,台风,愈趋愈猛。如果不是因为萌无论我多不耐烦也要跑去对面街角那个忙着收铺的报摊买最近一期的Milk-X,如果不是忘记方向在街角考虑了片刻,如果不是…如果不是…那么那个从高层摔下的大花盆可能就不只是砸在我们前面一点……

一觉醒来,天空依旧晴好。恍惚间,想起那幕,直觉得是一场有惊无险的梦。

恩。我该活过来了吧。

我该获得重生了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