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fun88手机版-fun88客户端下载 老席 » 未分类

就,黑白吧。(海上世界) 九月 10th, 2010

33

32

最爱还是Mojito.

34

37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就,黑白吧。(战地摄影师) 九月 8th, 2010

这是我最爱的三位战地摄影师。

 

英俊潇洒帅气逼人的伟哥

18

 

外表冷峻内心狂野的玛丽隔壁

17

 

优柔与奔放共存的欲火冷毛

09

我爱你们。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就,黑白吧。(岗厦人) 九月 2nd, 2010

30

16

14

13

07

就,黑白吧。

 

晃眼间,已是2010年9月。

新周刊说“依然还记得某次的开学第一天吗?还记得那天的好奇、兴奋、彷徨、紧张吗?还记得那个第一眼就很讨人嫌的上铺最后怎么变成你的好友吗?”

记得。记得。我说,我全都记得。

 

我记得1999年的9月。完全陌生的新环境中,我显得手足无措。回头,我看见你。阳光帅气的你站在我的身后不远处,背着光,我看到你冲着我傻乎乎的笑。那一刻,我信缘。

无论你现在怎么样,我们怎么样,大伙儿怎样。我只想告诉你,你永远都是那个你,我心中的你。从未改变。永远不变。

我记得2002年的9月。第一次见到你。条纹T恤,仔裤,白色帽子。你冲我笑,跟我打招呼,然后选择了我对面的上铺。那是热情的你,主动的你,人来疯的你。

我怀念那样的你,疼惜现在的你。喜欢那样的你,深爱现在的你。接受那样的你,当然,也会守护现在的你。

 

所以,我记得。我全都记得。

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愈是努力忘记,愈是不经意想起。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就,黑白吧。(岗厦) 八月 31st, 2010

15

08

就,黑白吧。

29

一塌糊涂。

一塌糊涂。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就,黑白吧。(港口?渔村?) 八月 27th, 2010

这里是个港口?还是渔村?其实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印象中也是萌唯一的一天加入我们纯游荡无购物无腐败活动。

img055

img060

这扇门还是旁边那扇是彩色的,很好看的色彩,只是,我是黑白。

img058

img059

就,黑白吧。

其实挺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就,黑白吧。(游艇会) 八月 26th, 2010

完全不知道游艇会的名字,也完全不记得是在哪座山沟沟里找来这里。

只记得那些日子,很爱游荡在香港的每个角落。

对,是游荡,因为毫无目的,走到哪儿拍到哪儿。

 

还记得入口只是一扇毫不起眼破旧的铁门,三人莫名的只是想要走近看看。进去后,硕大的游艇会空无一人,像是一个私人会所。似乎有那么一个像是保安的人向我们走来“你们做什么?”帅气的Alban操着一口极不标准的普通话淡定的说“找朋友”。也就这么蒙混过关了。

img066

img065

img064

img063

就,黑白吧。

 

伤害每一个爱我的人。让他们离开。然后继续保持孤独一人。

我想,这就是我的宿命。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就,黑白吧。(重庆大厦) 八月 24th, 2010

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清晨,我,马哥,Alban三个人悄悄的溜上重庆大厦,那座肮脏、杂乱、挤满菲律宾或是阿富汗人、臭气熏天的大厦顶层。

一个简陋的铁梯,一个油油腻腻、盖得紧紧得铁盖。尽管不知道能不能打开它,我们还是有点兴奋,最起码,有希望。派出Alban这个壮丁上去,敲摸顶打了半天,终于,看见了一块正方形的,晨曦中香港的天空。

马哥爬了上去,我仰起头,看到这幅画面。

img051

重庆大厦的天台其实枯燥无趣极了,和想象中的一样枯燥无趣。只是我一味的酷爱天台。

放眼看去,都只是一片片密密麻麻的贫民区。

img053

img052

这是去年的这个时候了。

 

嗯。当你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要想的时候……

就,黑白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我深深深爱着的你们啊 I LOVE U 八月 16th, 2010

我深深 深爱着的你们啊

我想念你们无忧无虑的笑 肆无忌惮的跳

请你们

一定一定要快乐

一定一定要幸福

I LOVE U

111

222

333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栀子花香 七月 27th, 2010

我想问谁能像我一样,到底谁能像我一样,冰箱里只有酒,除了酒空空如也。只有酒。

我真是个酒鬼。这么说吧。我现在的生活,只有酒。并且在只能在家喝,一个人在家喝,和朋友一起在我家喝。这给我了一种绝对的安全感,是因为喝完我可以倒头就睡,不用顾及其他。是因为我是如此恋酒啊。是因为我必须要把自己灌晕才算罢休啊。就像今天,就像现在。

是的,我喝酒可以什么都没有,只有电脑,有个音乐,或者连音乐都没有。干喝。

大大大前天一瓶。大大前天一瓶。大前天两瓶。前天大姨妈并公司活动我休息,前天大姨妈仍来势凶猛我还休息。昨天三瓶。第二瓶的时候我是真的晕到不行,自己把酒打翻到地毯上,然后慌忙中打开灯,却找不到地方擦拭,可到第三瓶的时候,竟然没事儿。今天,两瓶。所以,我是越来越能喝了吧。哈。但我发誓我绝不愿意离开这个家门喝酒!

伊夫若雪的栀子花香水。我越来越依赖它的味道。它总能带我回到童年,回到爷爷还在的日子。小小的花园,爷爷的花园,总是开满了白色的栀子花。香气逼人。我总是偷偷的摘下两朵,藏到文具盒里,带去学校。打开文具盒的时候,教室里充溢着栀子花诡异浓郁的的香气。同学们总是羡慕我的吧。

以前我总觉得栀子花过于浓郁,像是一个妖娆飘忽不定的女子。可现在,我是这么依赖它,总也闻不够,总也觉得它带我去向的是单纯美好的童年。有爷爷,那个有世界上最爱我的人的日子。是的。它是爷爷的味道。童年的味道。单纯的味道。美好的味道。充满爱的味道。我依赖它,可讨厌的是它留香不久,所以我要一直喷,一直喷。只怕这单纯的美好离我而去。

嗯,现在,萌告诉我它停产了,我们再也买不到了。所以这将是一个永远永远的离别,永远永远的逝去吧。

嗯。就是这样。

今天真的是晕。我到底是要说些什么。我到底是在写些什么呢。

好吧。

写给那些逝去了的单纯的美好。写给那些正在逝去着的单纯的美好。

伤心着的是,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自己会飞了。更是很久没梦到过飞过爷爷的花园了。真希望再梦到一次,哪怕一次也好。拜托。

每天都在祈祷。让我梦到一次,拜托。

CNV000036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四年 七月 25th, 2010

7月26。来深圳4年。

M 2010.01.02

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篇文章《一个人住第三年》,里面很多情节都可以引起我的共鸣。拥有共鸣的同时,我也一直警戒着告诉自己:席欢你不可以这么想。不可以。你有多么要好的朋友啊,这么想对待她是不公平的。我说的是赵萌。正因为我是一个人,始终,她都会在我耳边说着“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我在你身边”。一直以来她都是这么说,的确,一直以来她都在我的身边。在我脆弱的时候,无助的时候,开心的时候,盲目的时候…永远陪在我的身边。哪怕是每天的几通电话,哪怕是QQ上无休止的聊天,无论以各种形式,她始终存在着,在我身边。可纵使这样,她也有伤心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会告诉我“席欢,我始终认为我们是两个人,而你,始终都是一个人。”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是一个人。虽然我也知道我是有你的。可是最终仍是这样。我还是令你伤心了。

我的生活是狭窄的,单调的。没有过多的小情趣去买菜,做饭,运动…其实内心深处,我很是羡慕这种哪怕是一个人也生活得很有生活的人。可是我做不到。能做到的只是宅在家里,永远的宅在家里。从床上爬起来坐到地上,再从地上爬起来躺到床上。看电影,听歌,看书,喝酒,吸烟,发呆,讲电话,吃零食,对着电脑无所事事。这是我能想到的平日里床上到地下我所做的所有事情了。当然,偶尔我也站起来洗衣服,晒衣服,收衣服,擦地板,给地毯吸尘。那么这样就是我在我整个房间里能做的所有的事情了。仅此而已。之前有时候我还出门去拍照,那时候我会自言自语“我去拍照了。”有时候有人叫我出去玩,如果我答应了去的话,我也会在心中对你说“赵萌,我一个人去交朋友了。”可是现在这两个项目也逐渐被“宅”所取代。就像现在,我所能想到的拍照题材也全部是在家里的。也就是说除了工作我根本就不再需要迈出房门半步。

中午还在床上没醒的时候,潜意识的在梦里一直告诉自己:睡下去,睡下去,只要这么一直睡下去一觉醒来就可以是周一早晨了,只要这么一直睡下去就可以逃避一整天什么都不用想了。可赖到最后,我还是醒了,还是周日,虽然起床我也会大脑放空,什么都不想。可顿时还是感到些许失望。再想埋头睡去,几次试验都是失败。于是起身洗澡。洗澡的时候突然喘不过气,晕坐到浴室地上,眼前一片片的漆黑。我想就让我这么死去吧。死去吧。再然后我想到如果就这么死去,那么第一个发现我的肯定是老弟。因为只有他和萌有家里的钥匙,而他来的频率比萌高得多。如果他发现我的时候我是这样,那肯定尴尬死了。想到这里,我拼命的扶着墙站了起来,打开浴室门,大口大口的喘气,希望如果死,最好还是衣衫完整的。

所以通过这件事说明一个人的时候,心理活动还是复杂健全的吧。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自言自语,因为这些个自己与自己的对话始终都是无声的,一切都在静悄悄中进行。就算是遇到蟑螂飞蛾这种再惊粟,内心再波动的事情也都是静悄悄的进行。那天有只硕大飞蛾飞入,我从床上跳到地上,再从地上跳到床上,真的是用跳的,内心恐慌极了,在这个过程中,我要想怎么弄死它,用什么弄死它,拿书吧怕脏了我的书,拿鞋子怕脏了墙面,最后终于决定牺牲一本无关紧要的书朝它狠命的砸去,一次不行两次……在这整个过程中我心中的尖叫保证可以超越喜马拉雅山脉,可是我就那样无声无息的跳来跑去。这无声无息也包括了最终我杀死它的时候吉普赛人节庆时围着篝火跳舞般的雀跃。

……

嗯。就是这样。

我来深圳四年。

我是一个人。

让我一个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No Comments » |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8 9 10 ...13 14 15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