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走愈深 十一月 19th, 2009

吸了很多尘,喝了很多酒。有很多话没说出口,有很多眼泪忍住没有流。见了很多该见的不该见的人,同时也没见很多该见的不该见的人。失望,绝望更多的是无望,我回来了。用到“回来”二字,是因为虽然抱着些许的期望去,但早也知道那里已不再是我的我们的那里。

突然觉得深圳真好,哪儿都好。别人评价没有归属感的城市或许才是我的城市,虽然我一无所有。

不懂得表达这些天,那些话后我的无望。只是一味的伤心,很伤心。对,我还是会伤心,改不掉的坏习惯。

临上飞机前,随时抓起妈妈床头一本书,这是一早别人推荐有助解决两代人沟通问题的书,虽然我和妈妈沟通并无出现过大障碍,还是毅然决然的买了寄去给她,自己却从未读过,其中一段龙应台这么告诉儿子:

“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走进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伎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其实可能愈走愈孤独。你将被家庭牵绊,被责任捆绑,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复杂和矛盾压抑,你往丛林深处走去,愈走愈深,不复再有阳光似的伙伴。到了熟透的年龄,即使在群众的怀抱中,你都可能觉得寂寞无比。”

类似的话,不记得是高中还是什么时代妈妈早都告知给我,当时我却心有万千不服。事实却真如是,越是走向深处,越容易记起那些曾经认为无谓的真理。

pictures by iphone 曾经的银庄和响锅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