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记起(六) 五月 16th, 2010

步入一个市场。
卖鱼阿姨问“买鱼吗?”
“可以拍照吗?”
“只要买鱼,我可以帮你做好给你吃。”
“谢谢,可我只想拍照。”
阿姨想了一下说“那好吧,下次想吃鱼记得来找我”
 
正对面搓麻将的那位阿姨头也不抬的瞟了我一眼说“拍吧拍吧。”然后招呼牌友“赶快出牌。”
 
在我急急忙忙准备离岛的时候看到这面墙,很喜欢。刚好阿婆从镜头前路过,我邀请她做我的模特。
阿婆听到我要为她拍照,于是站的笔直。拍完后拉着我说了很多话,我不断的点头、点头。只是一句都没听懂。
岛上始终飘着细雨,天色很暗。
曝光错误,遗憾。
 
因为屋里很暗,没有开灯,我不得不趴在铁栅门上往里看。正在吃饭的阿婆缓慢的转过头看我一眼,眼神很空洞,或许这样的游客早已见多不怪。我还没解释自己的初衷,她又将头缓慢的转了回去,继续吃饭。
昨天看到《生活》中提到这么一段:
“大多数古城里,无非是有几个收门票的历史建筑,人们跟着旅行团从大巴上一拥而下,咔嚓咔嚓照一堆相,然后再一拥而上回到大巴一去不返。这个情景里的历史,像一头被阉割的野兽,完全没有脾气,默默地蹲在游人相片的背景里打盹,游人看不到这头困兽瞳孔里曾经壮阔的草原,它也懒得去理会这些游人东张西望却注定一无所获的眼神。”
于是想起回程的飞机上介绍鼓浪屿上的某某著名建筑,一架架钢琴一个个建筑用绳圈起,游人在绳外远远的与建筑合影。当时心中略感庆幸,庆幸自己所走过的每一条小巷,看到的虽不是当年在草原上奔跑如今却奄奄一息的野兽,却算是那草原上顽强存活下来的茂盛小草。
毕竟,它们或许可以算得上是“活的历史”。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