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十一月 18th, 2009

为个人,为工作,奔波忙碌了近两个月,就在像是句号般的运动会落幕的那一刻,确切的说,应该是在把多余那一百多份麦当劳派送完的那一刻,告一段落,归于平静。然而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莫名的心慌,仿佛突然不知该怎样再步入以往,房间里静的可以听见自己那没有缘由紧张的心跳,打开音乐,纵使再大声仍旧无法抚平。告别那充满种种浓厚情绪却努力抓也抓不住的城市,以为早已习惯也更加适合这略显冷漠的城市,却也突然觉得冷漠得没那么自然。不想见任何人,也没办法抵制房间里的不安,走出门去,更不知要去哪里、做些什么。

看了场电影,2012,5分满分,勉强可以给到3分。除了部分场面的宏伟能称得上大片外,一切情节显得死拉硬套,格外勉强。本无法顺应与理解的这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终于有了个牵强的理由可以成立,就是抛弃一切人类本该拥有的情感,获得昂贵、通往活路的船票,并从此不带任何色彩的活着。于是,又不明白,当世界灭亡,所有生物不复存在,地球只剩下一人“昂贵”的活着,那时,生命的意义又是何在。

读到一篇博文—- 有一头叫Laika的母狗被科学家送上了太空,并且死在了太空,它是第一个绕着地轨道球转的地球生物,也是第一个死在地球以外的生物。每天它都看着地球在黑暗中冉冉迎日,然后又看着地球迎接下一个黑暗,科学家们掌握着Laika的所有生理数据,和听到它的声音。“它嗥叫了好长的时间,”技术员说,“这太可怕了,一头孤独的狗,单独地在这个宇宙之中,嗥叫。” 它看到什么,嗥叫着什么?当你处于一个四处闻不到硝烟味道和故人气息的真空中时,你何尝不就是那条狗?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Reply